长城汽车参股公司领途汽车重整迷局:逾3亿国补资金引质疑

原创 PC4f5X  2021-02-01 22:01 

原标题:长城参股公司领途汽车重整迷局:新投资人地处物流园、逾3亿国补资金引质疑

财联社(北京,记者 徐昊)讯,尽管有A股上市公司长城汽车的背书,但河北领途汽车却在长城汽车以现金方式入股三年多后,走到了破产重整阶段。而在即将迎来“新生”之际,包括亿纬锂能等在内的多家债权人,却对重整投资人北京蓝雀灵的身份提出了质疑。

日前,领途汽车召开了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会议内容主要为管理人向债权人宣布破产重整方案并进行表决。“网络会议上全程禁言,只有管理人向债权人宣布了破产重整方案。然后发给了大家一个链接,投票‘同意’或者‘不同意’、‘弃权’。”一位通过线上参会的债权人向财联社记者表达了不满,“这种方式我们很难接受。”

更令债权人感到不满的,是管理人在这次会议上发布的《领途汽车重整计划草案》。这份重整计划除对债权偿还方案做出安排外,一家此前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北京蓝雀灵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投资人的身份出现在了重整计划中。

面对债权人对北京蓝雀灵疑似为一家“空壳”公司、是否有能力对领途汽车进行重整的质疑,2月1日,领途汽车管理人对记者解释称,“当时只有这一家公司提交了重整投资方案。”

北京蓝雀灵究竟为“何方神圣”?除了质疑投资人身份,债权人还有哪些不满?持有领途汽车25%股权的长城汽车是否履行了出资人义务?只用了半年多时间便走完破产重整程序的领途汽车留给了业界太多问号。

号称与华为合作,公司却难觅踪影

从北京城区驱车沿京沪高速往天津方向,经过南六环,几近北京市与廊坊市交界的一处物流园内,便是北京蓝雀灵的公司注册地。

半个多月前的1月13日,这家公司作为意向投资人向领途管理人报名并提交了《重整投资方案》。根据投资人招募方案的规定,随后其被确定为重整投资人,并为领途汽车重整提供6.407亿元清偿债务资金后,享有重整后领途的全部股东权益。

“我们没听说过这家公司(蓝雀灵),这里也没有这家公司。”寒风中,一位物流公司保安告诉记者,“但是前几天有工商部门的人也来调查过这家公司。”

这是一处大型物流园区,园区内散布着几座物流仓库,偶有大型物流运输车往来穿梭。园区门口悬挂的“北京海讯”、“江苏海讯集团”的匾额,看不出与北京蓝雀灵有何种关系。

但在北京蓝雀灵向领途管理人提交的《重整投资方案》中,却有这样的描述:公司董事长韩长晋,在国内外汽车行业经营多年,不仅资金雄厚,而且整合行业资源的能力强,拥有经验丰富的全球化国际经营团队……

韩长晋,正是北京蓝雀灵的法人代表。公开信息表明,其此前在汽车业的从业经历仅限于2010年1月与葛承俊各出资50%在重庆注册的重庆晋翔汽车部件公司,但注册资金仅3万元。六年之后,这家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汽车零配件(不含发动机)的公司被注销,韩长晋的名字也再未在汽车行业中出现过,直到去年9月北京蓝雀灵注册成立。

2020年9月25日,领途汽车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会上通过了《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和《财产管理方案》两份文件。

与在物流园区难觅公司踪影截然相反的,是蓝雀灵官网对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中行业地位的描述——在供应商领域,建成全球顶级供应商配套体系,拥有排名前50的供应商体系已合作29家,包括华为、博世、采埃孚等;在核心技术方面,在意大利、日本、美国等世界各地都设立研究院,除了掌握造型、底盘、车身和集成等整车开发制造能力外,还搭载超过90项自主开发的专利技术覆盖一系列电动车核心系统、车联网智能操控和轻量化技术……

这些信息的发布时间为2021年1月11日,也就是作为投资人向管理人报名并提交《重整投资方案》的前两天;而其官网备案通过时间为2021年1月26日。三天后,领途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召开。

三年投资逾16亿元、2023年销量达8万辆?

“他们(蓝雀灵)的官网我们也看了,网站上使用的产品图片来自于标致908RC和大众BUDD-e概念车数字化座舱,并非蓝雀灵自家的产品。”债权人的质疑还在继续。

按照北京蓝雀灵在《重整投资方案》中的说法,其目前已完成两款车型的研发工作,并已有多家意向订单,正在寻求生产厂家实现投产。

让多位债权人对蓝雀灵产生质疑的,不仅是其“身世背景”,也包括其在《重整投资方案》中对领途汽车提出的经营方案。

1月29日管理人发布的《领途汽车重整计划草案》显示,在研发投入方面,蓝雀灵三年固定资产和新车型开发计划总投资7亿元,其中包括:修复补充完善领途现有的基础设施和设备、四大工艺生产线2.9亿元,预计2021年8月恢复正常生产运行;两款新车型(轿车)模夹检具和开发费用1.8亿元;后续新车型模夹检具和开发费用2.3亿元。在品牌和渠道拓展方面,三年内流动资金计划投入2.6亿元。

倘若加上为领途汽车重整提供的6.407亿元清偿债务资金,未来三年,蓝雀灵在资金方面的安排将至少需要16亿元。

基于上述资金投入,重整后领途将聚焦A00级智能网联新能源乘用车,计划在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分别实现产品销售1万辆、5万辆和8万辆,实现销售额分别为3.5亿元、17.5亿元和30亿元。

“这家公司(蓝雀灵)没有汽车产业的管理经验。这样的方案只是‘空中楼阁’。”有领途汽车债权人并不认可管理人提供的重整计划,在他们看来,北京蓝雀灵是一家为重整领途而组建的“空壳”公司。

“法律上并没有严格关于‘空壳’公司的定义。”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熊超表示,“空壳”公司主要体现在财务上,包括主营收入、注册资本等等,这需要债权人向法院管理人提交相关证据。“如果投资人是一家‘空壳’公司是不符合法律要求的,债权人可以向管理人提出更换投资人的诉求。”

“破产重整的相关工作已经完全由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负责。”领途汽车财务总监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领途已处于停产停工状态,其只是为数不多的留守人员之一,并不了解重整的具体情况。

按照计划,领途汽车债权人对新的投资人的最终表决日期为2月4日。

3.29亿新能源国补资金存疑,债权人不满偿债方案

除了对新投资人北京蓝雀灵的身份及管理、资金实力提出质疑,引发债权人争议的还有领途债权清偿方案。

2021年1月29日,也就是招致部分债权人不满的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管理人发布的《领途汽车重整计划草案》显示,领途汽车债权人被划分为了三组,即优先债权组、职工债权组和普通债权组。其中,优先债权组和职工债权组的债权将获得全额清偿,而普通债权则按照30.76%的比例清偿。

领途管理人相关报告显示,优先债权组、职工债权组和普通债权组的债权合计金额分别约为2.3亿元、130万元和12亿元,合计约14.4亿元。

此外,《领途汽车重整计划草案》显示,领途汽车在破产清算状态下,公司资产中有3.29亿元对外应收款,主要为新能源国补资金。但受新能源汽车行业补贴政策影响,国补资金收回有很大的不确定因素,因实际能够收回数额尚不确定,在计算清偿率时暂不计入,待收回后追加分配。

争议由此而来。

“有不少债权人此前已经通过法律诉讼在(与领途的)的债务纠纷中胜诉,把希望寄托在这3亿元(补贴)上。”有领途汽车债权人称,现在的债务清偿方案让他们不能接受。

“评估报告中提到的3亿元应收补贴款目前还在(清河)县财政部门,并没有下发,因为有债权人将这笔款项冻结了。”领途汽车管理人对记者解释道,“不过,这笔款项下发后,该债权人(指提出冻结的债权人)也没有优先还款的权利。”

根据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报告》,截止评估基准日,领途普通债权人共687户,债权金额达12亿元。除部分自然人外,大多为汽车产业链相关企业,其中便包括郑州比克电池的2.16亿元和惠州亿纬锂能的0.86亿元。这两家动力电池供应商,也是领途汽车金额较大的债权人之一。

作为上市公司的亿纬锂能在其2020年年中财报中也披露了这一债务的部分情况:亿纬锂能对领途汽车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0.76亿元,同时将其40%计提坏账准备。

“确实对破产重整方案存在质疑,但目前还没有确定是否同意(重整方案)。”2月1日,有亿纬锂能法务负责人告诉财联社记者。

对于1月29日重组方案投票结果的可能性以及后续工作,领途管理人拒绝置评。

实缴资金不足10%,长城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

与长城汽车有关联的领途汽车,是在2020年5月被送上破产重整之路的。

是月27日,领途债权人济宁龙腾钢构幕墙工程公司以领途不能清偿其到期债务(1535万元)且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为由,向河北省清河县人民法院申请对领途进行重整。6月4日,法院做出领途破产重整裁定。

在2018年6月25日变更为领途汽车之前,其前身河北御捷车业已连续4年取得行业销量第一,累计实现销量30余万辆。虽然其所涉足的仅是低速电动车领域,但这一业绩也足以让彼时备受即将到来的新能源汽车积分压力的传统车企侧目。

2017年7月15日,同处河北的长城汽车与御捷车业签署御捷长城汽车合资框架协议。按照协议,长城汽车将以现金方式增资入股御捷,首次入股比例为25%,最多可增持至49%。同年10月,长城汽车入股,完成了工商变更。

其后,御捷车业将旗下低速电动车业务剥离另行成立御捷时代,转而专心与长城合资经营纯电动乘用车业务,试图在方兴未艾的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取得立足之地。

不过,转型乘用车的领途汽车并未在市场上取得良好的反馈。在2018年6月举办的第五届环青海湖电动汽车挑战赛上,作为领途汽车首款车型的领途K-ONE,在进行绕桩测试时,发生了撞车事故,左前轮脱落。此后,领途汽车还发布了领途e行,同样表现平平。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至2020年6月,领途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仅16285辆。

2019年6月,领途汽车全面停产。

也就是同年12月12日,长城汽车退出领途股东行列,但所持领途25%股份的接盘者仍是长城汽车旗下公司——深圳长城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同时,蜂巢能源总裁杨红新仍任领途汽车董事。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重整计划草案》中显示,在2017年入股领途汽车时,长城汽车方面认缴出资额为3333.33万元,实缴仅230.93万元,未缴3102.4万元。据此,领途汽车管理人已经根据《破产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向长城汽车送达书面通知,要求该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但至今未予缴纳。

截至发稿,对于此前的股权调整及领途破产重整,长城汽车方面并未回应。而已被确认为领途汽车重整投资人的北京蓝雀灵,同样未做出回复。

(财联社记者刘阳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地址:http://www.zzays.com/24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